平遥古城公告境外及港澳台游客需持隔离证明及核酸检测报告

中新网太原7月3日电 (刘小红)山西平遥古城景区3日发布调整疫情防控措施公告称,境外及港澳台来平游客须提供在大陆14天以上隔离证明及7日内核酸检测报告,中、高风险地区游客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报告。

根据当前疫情情况,平遥古城景区继续实施疫情防控,在保障民众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该景区就游客参观游览疫情防控措施进行调整。

公告显示,平遥古城景区各景点每日开放时间为8:00至18:00,17:45各景点停止检票;疫情期间,平遥古城景区最大接待量为景区最大承载量的30%(34081人),承载量接近要求峰值,景区将发布限流公告;游客游览期间要全程自觉佩戴口罩,依次有序游览,提倡不聚集、分线路游览方式,游览过程中要与他人保持1.5米以上距离。

北药产业发展带来了新变化。虽然不是真正的农民,但应聘到林宝药业集团伊春森林百草园中药材种植有限公司的侯绪凯,参与种植中草药,成为一名“产业农民”。

据了解,因平遥古城疫情防控、基础设施提升等原因,目前该景区开放迎薰门为游客主通道,上西门、下西门、北门、上东门为古城应急通道。

在黑龙江省伊春市,茫茫小兴安岭深处,耕地资源稀缺,“林二代”侯绪凯的生活规划中,从来没有“种地”这一选项。

面对天然林逐渐减少的现实,林区人从减伐到停伐,走上了转型的必然之路。

与专职的“产业农民”不一样,林宝药业集团职工刘天友成了兼职的“产业农民”。

“我把80多亩耕地流转给企业种植,每亩比一般流转价高出约400元!”南岔县迎春乡沙山村农民刘庆军说,自己到企业种植中草药,每天还收入100元。

7月10日8时至7月11日6时,湖北荆门降雨量分别达31.4毫米、40毫米。目前,长湖刘岭闸9孔闸门提出水面,出湖流量177立方米每秒。习家口闸2孔开1.15米,流量50立方米每秒。

北京青年报记者11日了解到,为支持灾区做好应急救灾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紧急下达救灾应急补助中央预算内投资3.09亿元,专项用于安徽、江西、湖北、重庆受灾严重地区的基础设施和公益性设施应急恢复建设。本组文/本报记者张夕统筹/蒋朔

1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江洲在家常住人口仅有7000余人,且多为留守老人和妇女,实际全部可用劳动力不足1000人。面对34.56公里长的堤坝,当地的防汛人手严重短缺,人员调配十分紧张。在长江(九江站)水位到19米时,江洲镇党委、政府迅速召开了防汛动员大会,制定了度汛方案,构建了镇防汛指挥部、防汛指挥所、防汛大队、防汛哨所四级防汛体系,调用了全镇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防汛,镇村全体党员干部24小时吃住在堤坝上。

当前,平遥古城景区坚持防控为先,所有入城游客须关注“平遥游伴儿”平台,根据提示进行实名制登记,选择“预约后免费入城”或“购票后参观景点”,生成二维码后,持本人预约或购票时录入的真实有效身份证明、本人健康码或当地政府提供的相关健康证明在古城入口处消毒、测温、由工作人员查验预约或门票信息后进入古城。

除江西以外,湖北也受到强降雨影响。

杨世友今年42岁,在福建省泉州市工作生活已有25年。7月11日,杨世友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看到当地政府发出的“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后,他于7月10日下午5点多出发,连夜开了8小时车,到达九江后又乘坐轮渡,于11日凌晨2点左右到达家乡。7月11日早上8点,杨世友起床加入抗洪工作。他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物资送给前埂村的防汛指挥部,包括120个水杯、50个雨靴、100件雨衣、100顶草帽和100箱矿泉水、100箱方便面。

“种中草药必须要保证质量,不施用化肥,不用除草剂、农药,人工除草。”侯绪凯说,当地良好的生态环境也为中草药品质增添了一道保障。

“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发出后,在江洲镇乡亲父老的朋友圈中被广泛传播。7月11日,已有近千名在外游子回到江洲镇,加入抗洪。“他们很多人都是住在九江,所以在看到这封信以后就立刻回来了。”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工作人员称。

“我们在发展中药产业的过程中发现,需要稳定、优质的原料来源。”黎世柱说。

6年前,侯绪凯退伍回到家乡时,正值林区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全面停止不久,当时也是伊春市大力发展“林下经济”之际,当地开始打造北药产业。

江西鄱阳县14座圩堤漫决 湖北今年总梅雨量已超1998年

“由于林区自然条件限制,玉米等大田作物产量较低,种植一亩中草药效益是玉米的十几倍。”林宝药业集团伊春森林百草园中药材种植有限公司负责人邢立志说,企业目前种植了14500亩中草药,已形成100多名专职“产业农民”。

7月10日,受安徽、景德镇等上游地区降雨、水库泄洪,以及本地强降雨影响,江西省鄱阳县县域内河流、湖泊水位暴涨,全县14座圩堤出现漫堤决口险情,其中包括两座万亩圩堤,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位于伊春市南岔县的林宝药业集团是由1985年建厂的一家药厂改制而来,企业总经理黎世柱说,经过近20年的发展,企业已是一家集药品、药材种植、中药饮片加工等研发、生产、经营为一体的现代化集团公司,2019年药品销售收入2.91亿元,中药材销售收入6551万元。

“以前就在家种过菜,大田从来没种过,最开始真是两眼一抹黑。”侯绪凯说,当时连中草药品种都分不清,只能一点点学习。

近日,在南岔县的一处中草药种植基地,雪菊迎来了收获季,刘天友与40多名同事一起坐在雪菊组成的花海里摘花。这些花将被制成各种中药产品。

7月11日,据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7月11日8时,长江(九江)水位22.41米,超江洲警戒水位2.91米,为1998年来最高水位。水位还在迅速激增,九江市柴桑区已启动Ⅰ级防汛应急响应,江洲防汛进入紧急状态。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同时,7月11日清晨6时,湖北黄石阳新富河水位23.70米,超过1998年23.69米的历史最高洪水位。7时,富水水库两孔闸门停止泄洪。8时,阳新县将防汛应急响应由Ⅱ级提升至Ⅰ级。该县已经做好网湖分洪准备,等待最后的指令。另外,据湖北省水文水资源局消息,6月8日湖北省入梅以来,截至7月9日,湖北全省累计平均雨量为492.8毫米,已超过1998年的总梅雨量,仅次于2016年。

“‘产业农民’不同于职业农民,他们是因产业的集聚效应而来,为产业的发展和林区转型注入了新的活力。”南岔县县长申勇说,当地很多农民也选择把土地流转给企业种植,自己从普通农民变成另一种“产业农民”。

收获季,侯绪凯心里充满了成就感。“看着中草药从种子到苗再到收获,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侯绪凯说,他现在爱上了这个新职业,每天都钻研学习,一定要把中草药种出“花”来。

4月,是当地一年中中草药开始种植的时节,一些品种不能用机械播种,全靠人力,侯绪凯和同事们每天挖坑、播种、培土,一天下来,常常腰酸背痛。

许多年前,这里的人们围着林转,砍了树木运下山,输送到全国各地支援国家建设,这是很多林区人引以为傲的历史。

“我可以说既是‘工人’,又是‘农民’。”刘天友说,平时他在工厂生产线上工作,公司不忙时,他便下地进行中草药种植、管护,今年已经当了3个多月的“产业农民”。

板蓝根、桔梗、防风、黄芪,一年生的、两年生的、三年生的……各式各样的中草药,侯绪凯都种过,慢慢地,从生疏到熟练,侯绪凯也成了一个“老把式”。

受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长江(九江)水位从19米到22.41米仅用了6天时间,水位急速上涨后,江洲防汛指挥部充分发挥四级防汛体系作用,所有镇村干部吃住在堤坝上,镇村干部、18个区直部门帮扶人员和自发防汛的村民们24小时不间断轮班,严格按照46553要诀巡堤查险,171个哨所巍然屹立,120人组成的应急抢险队、150名武警官兵和民兵连或出现在险段抢险、或整装待命。

鄱阳县防指已于7月9日13时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

截至7月10日,鄱阳县已接到136处险情报告,主要险情为漫决、跌窝、穿孔、泡泉。目前,鄱阳县多个水文站水位持续超警戒。

上述公告于2020年7月4日起开始执行。(完)